love is in family > 臻愛故事

愛在家庭

【唯愛與家庭恒久不變】

她是一位芭蕾舞家,畢業于英國皇家芭蕾舞學院,創辦了曾雪麗舞蹈學院,十七年開設了三間分校。事業蒸蒸日上的同時,她又在四年內生下三個可愛的女兒。為更多家庭傳遞美好,她撰寫《基本禮儀》一書,并用粵語和普通話配套出版了DVD。

在銅鑼灣利舞臺的九樓,一襲淺灰色衣裙的曾雪麗優雅赴約。眼前這個女子,笑容親切,言談風趣,舉手投足間尤見芭蕾舞的韻致。從學者到教者,從家庭到事業,她用智慧來平衡美好的生活,不僅是一位優雅睿智的職業女性,更把握住自己最重要的身份:成為一個好妻子,一位好媽媽。

“在我們的婚姻里,丈夫是頭,妻子是丈夫的幫助者。”雪麗淺笑地說:“任何事情都是很簡單的,生活的次序很重要:信仰第一,家庭第二,工作第三。我和丈夫的關系很好,孩子們就感覺家里很溫暖。丈夫和孩子每天很幸福,我工作才輕松快樂。”

“芭蕾舞,很多孩子也可以跳得很好很美,但若沒有好品格,那只是一個不切實際的外表。父母很多時候就只是告訴孩子,要乖,不要做這樣做那樣,但小孩子有時并不明白準則為何。我們就用角色扮演的形式,告訴他們什么是準時、尊重、創意和溫柔等品格,而且要記憶獎勵,才可幫助他們塑造好品格。”

愛在家庭

【唯愛與家庭恒久不變】

身兼作家、漫畫家、主持人等多種角色的東方月,尤有一股超然的美。東方月說,女人是男人身上的肋骨,向上保護男人的心臟,向下支撐男人的軀干。平視,她是一個依附者。附視,她其實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幫助者。

孫云和東方月喜歡旅行。兩個人一起旅行,是很幸福的事。有一次在埃及旅游時,正好碰上她生日。晚上,在一家有著百年歷史的五星級餐廳吃飯,吃著吃著,鋼琴師彈的曲子突然就變調成了《生日歌》,然后整個大廳的燈光都暗了下來,7、8個人穿著當地的禮服,彈奏著各種樂器在餐廳里穿梭。領頭的那個人一手捧著雕花的蠟燭,一手捧著蛋糕。最后他們在她面前停下,整個餐廳的人一齊向她說“Happy Birthday!”當時東方月的眼淚就下來了。后來才知道,是孫云花了100美元特意請餐廳的侍者安排的。

一同做理想中的事業,一同生活,一同旅行,每年都要有兩到三次旅行,他們跑遍中國的角落也行走了世界各地。好多年了,每一個假日幾乎都是在欣賞別處的風景中度過。有一天她突然發現了一個新的風景——自己的家,這是最美的風景。

愛在家庭

【唯愛與家庭恒久不變】

“愛是我們家的信仰”,冬夜,這位年輕英氣的張瀟恒,一字一眼地說出這句話。一月末的北京,夜黑風大,張瀟恒、楊梅的家卻被柔柔暖暖的燈火充盈著。

這個家和這家人,給人的第一印象是,既溫情親切,又樸質真誠。“我們一直希望能一起拍戲,去年又希望要個小寶寶,如今一切都實現了!真是很感恩啊!”楊梅的聲音帶著動人的喜悅。

家里很安靜,電視沒開,在客廳里寬大沙發的一角,楊梅正用最舒適的姿勢,用臂彎托起伏臥肩頭的小女雅歌,小家伙睜圓好奇的眼睛,時不時和來訪者“依依呀呀”聊天。楊梅學著嬰兒溫軟的語氣打招呼。

“文藝界大部分人是以工作為先,要出名,不愿過早成家,特別是女演員,結婚生孩子,怕喪失機會,怕身材走樣,怕淡出視線。但是我倆定睛的東西不一樣,人生的排序也不一樣。愛是我們的信仰,主宰著我們的家庭,對我們而言,家庭之于工作,更重要!”張瀟恒在一旁補充著,目光篤定。

落地燈的桔光,為他們的臉涂上一層柔和的光暈,甚美好。

愛在家庭

【唯愛與家庭恒久不變】

在2014年《中國好聲音》第三季的舞臺上,被譽為“天才少女”的李文琦和依克拉木合唱一曲《Vincent》,令人印象深刻。導師齊秦評價說:“李文琦的聲音非常清純,可以劃破夜空,而伊克拉木的聲音又成全了李文琦。”

4歲學鋼琴,5歲第一次在教堂唱贊美詩,天賦歌喉,12歲開始寫歌,16歲的李文琦已創作30多首原創歌曲,并發行個人專輯《就算有失敗》。

琦的音樂天才背后,離不開一個和睦有愛的家庭。

有時,文琦和媽媽探討起戀愛和婚姻的話題。她問:“媽媽,為什么我的朋友們總說,戀愛就是一種感覺,感覺好就在一起,感覺不好就分手?”聽了女兒的話,李暉的心真像被扎了一下,疼痛與憐憫的復雜感情涌上來。

李暉給女兒講了父母相愛的故事,然后告訴她——我們必須了解真相,堅信并遵照真理而行,才能有對的感覺。

關于戀愛與婚姻的事實真相是什么?就是“一男一女,一生一世,一心一意”,堅信并持守這個真理,才會一生享有愛情的甜蜜。而他們夫妻的愛情,亦是如此。

愛在家庭

【唯愛與家庭恒久不變】

袁大同是中國著名婚姻與子女教育專家。多年來在全國各地巡回演講,講題涉及戀愛、婚姻、家庭、親子教育、方法和品格塑造等多個方面。

在電影里,我們常常看到,婚禮上的新人們是一起攜手走過一條長長的紅地毯,再到手持圣經的牧師面前宣讀誓詞。為什么結婚要走紅地毯?紅色又象征著什么呢?

袁大同老師說,世上最早的盟約儀式,發生在公元前,當時猶大的首領、耶路撒冷的首領和國中眾民曾將牛犢劈開,分成兩半,人們從血淋淋的路中經過,在上帝面前立約。如果違背這約定,必甘愿接受懲罰。

“盟約一旦締結,就是不可廢棄和反悔的。婚禮也是一種盟約,紅地毯就是象征盟約的血路——婚姻是一生一世的永恒盟約,神圣,也要付得起代價、經得住考驗!”袁大同如此道。

十幾年前,袁大同夫婦曾為一對年輕情侶舉辦婚禮,當時他們從外地來京打工,很想結婚,卻沒有積蓄。袁大同把那對新人的親戚朋友請到家里,把客廳布置成小會場,鞋柜當講臺,機緣巧合地開始了他人生中第一次婚姻講演。從那以后,他常常接到講課和主持西式婚禮的邀請。

2002年,結婚二十周年的大同和爾玲,突然有一個很妙的想法:相約其他九對友人夫婦,一同走過紅地毯,在十字架前莊重的重盟婚約。“婚姻充滿奧妙又如此神圣,我們這一代,由于以前條件的限制,很多人結婚都沒有一個正式的婚禮,回想起來,心里總是有那么一些缺憾。當我們有了信仰,走過婚姻中的高山和低谷,更明白婚姻的意義為何的時候,重蒙婚約,是我們夫妻的一個見證和一次重生。”袁大同和爾玲如是說。

大同和爾玲是第一對發言的夫婦,他們在熠熠光華下,手挽著手。爾玲仰望著大同的眼睛,深情地說:“大同,我們結婚大概二十年了吧,隨著年歲的增加,有時好像淡忘記了愛,重新燃燒起來,覺得在信仰里面才能有這樣的愛情,所以盟約重新點燃了我們的愛,使我們在今后人生路途上,能夠同心合一,一直走到永恒。”

愛在家庭

【唯愛與家庭恒久不變】

高意靜:自然藝術家、空間設計師,生活藝術品牌珍愛時刻的創始人;長期為中國大陸及臺灣頂級圈層提供高端宴會、婚禮、活動的設計、策劃和顧問服務。著有《珍愛時刻——盛放的婚禮》一書,并成為在堪稱業界奧斯卡獎的“世界公關活動大賞”(Special Events Gala Awards)中,屢獲殊榮的首位亞洲設計師。

二十多年來,高意靜籌備了大大小小千余場婚禮,如今仍會感動:“因為每場婚禮都不一樣。有時是看到丈夫見妻子打個噴嚏,忙脫下西裝,為妻子披上,細心聞訊是否不舒服;有時是新人互相凝望時,那種深情流出的眼神,仿佛全世界只剩他們兩人。你能想象嗎?哪怕是這樣一個簡單的舉動,你都會覺得感動到不行。”高意境的聲音非常輕柔:“沒有感動,我們也做不了這一行。”

“一個好的序曲,是婚姻好的開始,這對新人來說,非常重要。”高意靜如是說:“好多人說,婚禮是辦給別人看的。我說錯!當你經過隆重的儀式感時,在你的心里,便成為一個永恒的記憶。當婚姻中再遇困難,不要忘記你們最初的愛,曾經為了對方,那樣的認真、投入、執著。更不要忘記,你們在婚禮中的神圣使命感。好好辦個婚禮,非常重要!”

因為它很短暫,所以更要珍惜。把每個短暫的時刻珍惜了,就成為永恒。就像兩人在婚禮中說的那句“我愿意”,說出來只要一秒,但彼此要經營一輩子。

愛在家庭

【唯愛與家庭恒久不變】

尼奇·李和希拉·李夫婦來自英國,結婚38年,育有四名子女,是全球著名的婚戀專家,也是享譽世界的國際親密關系中心創辦人。1985年,他們創辦了《美滿婚姻預備課程》;1996年又開辦了《美滿婚姻課程》,課程已傳播至109個國家,超過30萬對夫婦從中受益。他們一起撰寫的《婚姻書》被翻譯成40多種語言,被公認為是走向和諧戀愛關系、保持美滿幸福婚姻的權威指南。

“這些年間,我們生活在日本、英國東北部和倫敦中部。我們共同經歷了四個孩子的出生和大約1528個不眠之夜。我們深深地體會到擁有四個八歲以下孩子的壓力和喜悅,也會知道教養十幾歲青少年的復雜和煩惱。我們也共同經歷過疾病和經濟上的難處。”

“我們的經歷與很多夫婦并無不同。我們過去一同駕車行駛30萬英里,談了15000多小時的天,也在同一張床上睡了一萬多個夜晚。我們一同工作,一同娛樂,一同歡笑,一同哀哭。我們也曾因對方而感到挫敗、惱怒、迷茫和狂喜。但我們仍然真摯地愛著對方,并且用心經營著我們的婚姻。”

尼奇和希拉說,我們的婚姻不會比別人的婚姻更特別。現實生活中,教科書式的婚姻并不存在:沒有毫無瑕疵的婚姻,每一對夫妻都是獨特的,都有自己的故事。那么,美好的婚姻只是出于幸運嗎?那些對婚姻感到失望的人,純粹是因為他們找錯了結婚對象?

“在過去的很多年里,我們越來越多地去幫助別人解決婚姻問題,經驗告訴我們,建立一個穩固而幸福的婚姻是需要方法的:我們必須了解溝通的藝術,讓對方感覺到愛;我們必須學習如何解決沖突和操練饒恕。我們還發現,不能理所當然地認為親密的性關系一定會帶來快樂。”尼奇如此道,“所有人心中都有一個深深的渴望,就是能夠在情感、心靈和身體上向另一個人完全地敞開和坦白。兩個人相愛的過程中,將自己完全、徹底地交付給對方。”

因為,婚姻是持續一生的愛的經歷。

愛在家庭

【唯愛與家庭恒久不變】

詩人、作家、畫家,施瑋給人的第一印象是:豐富和鮮明。

她和丈夫張駿,聊起婚姻,說:“我們遇見愛,成為愛,是人生的必然。”在詩里,看見了丈夫對她的寵愛。“你對我一切的稱呼,都加了個‘小’字/我種小小的絲瓜,用小小的飯碗/看你的眼睛是小的,打你的拳頭也小/踩在你腳板上跳舞的腳是小的,歇在你掌中的手也小……很滿意做你的小妻子,小女兒,小玩具/我那可以放下整個宇宙的心靈,在你面前/不過是朵未開的蓓蕾。”

我確實是一個矛盾體。”施瑋這樣評價自己。旁人的眼中,她自信、獨立、才華橫溢。在一些文學活動、講座,或者哲學類讀書會上,人們常常看見她高談闊論,甚至他們都忘記了這是女人,她的邏輯性和敏銳度和男人一樣。這個時候,丈夫總開車來接她,他一叫她,人們就發現,“施瑋怎么猛然間就變成女人了呢?”

“因為丈夫完全把我當成小女孩,甚至學齡前的小女孩。”施瑋笑著說,比如過馬路,他一定要拉著她的手,覺得不這樣我會被車撞到。他們家賬單從不給她看。盡管,她完全不像丈夫想象的那么“幼稚”。她一個人到紐約,租了一輛車就開著轉。她寫作的時候叱咤風云,但在家里是小女人。這是一種幸福,也是一種煩惱。她輕吟淺笑:“安安心心做一個小女人,挺好的。但我在思想上非常獨立,雙重性格就這樣形成了。”

十幾年的相愛相守,仿佛是一個生命嵌入另一個生命里,如今,他們已是一體。“她是我心靈的依靠,在家中困難,我失去獎學金時,她沒有埋怨,而是放下所有寫作和學習打了三份工,這是一位才德的妻子。她熱愛操持家務,喜歡烹飪和家中裝飾,用最少的錢裝扮出最好的效果。無論居住條件好壞、工作忙否,家中一如的整潔,洋溢著一種溫馨的小情調。我常笑喚她‘永動機’,總是讓她少做點,但她深知,一個整潔溫暖的家,可以讓丈夫回家時感覺很輕松。”張駿如實地說。

“我想成為作家,他就一直鼓勵我寫。我想畫畫,他就陪我去博物館看畫展。我出去演講,他就開車接送。我上網,他是我的電腦專家。為了讓我生活安定,他放棄化學專業,改讀電腦專業的。”施瑋說:“其實,他工作很出色,但我問他有什么雄心壯志,他說沒有,他說上天給他的使命,就是管理好這個家,也就是管理好我,因為咱家只有一個小兵。我實在感到丈夫是個真正了不起的大男人,他心里和能力上強大到既能做好自己的工作,又能以幫助妻子實現命定作為自己的志趣、理想。”

這幸福,一如施瑋在詩中所寫:“你我的婚姻——好像日子穿在一雙舒適暖和的鞋子里。”

愛在家庭

【唯愛與家庭恒久不變】

北京的地鐵口,徐麗披一頭長發,一頂卡其色帽子,一襲大地色長裙,站在高大的劉健身邊,特別自在地“小鳥依人”。這是他們結婚的14年,已經牽手走過了兩個“七年之癢”。從彼此的眼睛里,他們仍然能找到最好的自己。

他們喜歡酷酷的搖滾樂,認為搖滾是一種正能量,敢于說真話。然而,他們指尖的琴弦和口中的歌聲,卻飛揚出一曲又一曲現代積極有力量的贊美詩。

“很多次,就是一句歌詞抓住了我的心,像把人激活了一樣。那個力量無法用理性去抵擋,我們喜歡這種力量。”聊起音樂的劉健和徐麗,眼睛是發亮的。

“從結婚到現在,他從沒夸過另一個女人漂亮,從來沒有!”想起這個細節,徐麗忍不住笑了。她的性格,單刀直入,他的性格,沉默包容。兩人在一起,是相互欣賞、相互塑造。

“幸福很多,我們內心給對方打分很高。如果問夫妻之道是什么樣子,我想,兩人在一起就像是粘在一起的紙,沒人能把它分開,撕開以后,還是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”在徐麗的笑里,有屬于一個女人的滿足和安心。

  • 曾雪麗芭蕾舞者

  • 東方月主持人、作家

  • 張瀟恒、楊梅青年演員

  • 李文琦天才歌手

  • 袁大同婚姻專家

  • 高意靜自然藝術家、珍愛時刻的創始人

  • 尼奇和希拉國際婚姻專家

  • 施瑋詩人、作家、畫家

  • 徐麗和劉建彩虹來樂隊

? 注册微信捕鱼送体验金 北京时时彩注册平台官网 江苏快3下载 山东11选5计划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app 河北时时彩开奖结果 金采网精准二肖中特 加拿大快乐8和值 天津时时彩开奖信息 通比牛牛辅助器 龙王捕鱼 技巧